杨姓名人(37)明史卷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七

    中华杨氏网 2009年10月26日 明史


杨忠,宁夏人。世官中卫指挥,以功进都指挥佥事,廉介有谋勇。正德五年,
安化王寘鐇反,其党丁广将杀巡抚安惟学,忠在侧,骂曰:“贼狗敢犯上邪!”
广怒,杀之,迄死骂益厉。忠同官李睿闻变,驰至寘鐇所。门闭不得入,大骂,
为贼所杀。百户张钦不从逆,走至雷福堡,亦被杀。皆赠官予荫,表忠、睿曰忠
烈之门,钦曰忠节之门。
杨畏知,宝鸡人。崇祯中,历官云南副使,分巡金沧。乙酉秋,武定土官吾
必奎反,连陷禄丰、广通诸县及楚雄府。畏知督兵复楚雄,驻其地。必奎伏诛,
而阿迷土官沙定洲继乱,据云南,黔国公沐天波走楚雄。巡抚吴兆元不能制,许
为奏请镇云南。定洲遂西追天波,畏知说天波走永昌,而己以楚雄当定洲。定洲
至,畏知复绐之曰:“若所急者,黔国尔,今已西。待尔定永昌还,朝命当已下,
予出城以礼见。今顺逆未分,不能为不义屈也。”定洲恐失天波,与盟而去。分
兵陷大理、蒙化。畏知乘间清野缮堞,征邻境援兵,姚安、景东俱响应。定洲闻,
不敢至永昌,还攻楚雄,不能下。畏知伺贼懈,辄出击,杀伤多。乃引去,还攻
石屏、宁州、嶍峨,皆陷之。复西攻楚雄,迄不能下。明年,孙可望等入云南,
定洲还救,大败,遁归阿迷,可望等遂据会城。
初,唐王闻畏知抗贼,进授右佥都御史,巡抚云南,以巡抚吴兆元为总督。
及可望等至,以畏知同乡,甚重之。寻与刘文秀西略,畏知拒战败,投水不死,
踞而骂。可望下马慰之曰:“闻公名久。吾为讨贼来,公能共事,相与匡扶明室,
非有他也。”畏知瞪目视之曰:“绐我尔。”可望曰:“不信,当折矢誓。”畏
知曰:“果尔,当从我三事:一不得仍用伪西年号,二不得杀人,三不得焚庐舍,
淫妇女。”可望皆许诺。乃与至楚雄,略定大理诸郡,使文秀至永昌迎天波归。
迤西八府免屠戮,畏知力也。
时永明王已称号于肇庆,而诏令不至。前御史临安任僎议尊可望为国主,
以干支纪年,铸兴朝通宝钱。畏知愤甚,有所忤,辄抵掌谩骂。可望数欲杀之,
李定国、刘文秀为保护得免。可望与刘、李同辈,一旦自尊,两人不为下。闻肇
庆有君,李锦、李成栋等并加封爵,念得朝命,加王封,庶可相制,乃议遣使奉
表。畏知亦素以尊主为言。岁已丑,遣畏知及永昌故兵部郎中龚彝赴肇庆进可望
表,请王封,为金堡等所持。畏知乃曰:“可望欲权出刘、李上尔。今晋之上公,
而卑刘、李侯爵可也。”乃议封可望景国公,赐名朝宗;定国、文秀皆列侯。遣
大理卿赵昱为使,加畏知兵部尚书,彝兵部侍郎,同行。
时堵胤锡曾赐空敕,得便宜行事。昱乃就与谋,矫命改封可望平辽王,易敕
书以往。武康伯胡执恭者,庆国公陈邦传中军也,守泗城。州与云南接,欲自结
可望,言于邦传,先矫命封可望秦王,曰:“藉其力可制李赤心也。”邦传乃铸
金章曰:“秦王之宝”,填所给空敕,令执恭赍行。可望大喜,郊迎。亡何,畏
知等至。可望骇不受,曰:“我已封秦王矣。”畏知曰:“此伪也。”执恭亦曰:
“彼亦伪也,所封实景国公,敕印故在。”可望怒,辞敕使,下畏知及执恭狱,
而遣使至梧州问故,廷臣始知矫诏事。文安侯马吉翔请封可望澄江王,使者言,
非“秦”不敢复命。大学士严起恒持不可,兵部侍郎杨鼎和助之,且请却所献白
金玉带。会郧国公高必正等入朝,召使者言:“本朝无异姓封王例。我破京师,
逼死先帝,滔天大罪,蒙恩宥赦,亦止公爵尔。张氏窃据一隅,罪固减等,封上
公足矣,安敢冀王爵。自今当与我同心报国,洗去贼名,毋欺朝廷孱弱,我两家
士马足相当也。”又致书可 望,词义严正。使者唯唯退,议遂寝。必正者,李
自成妻弟,同陷京师者也。
可望不得封,益怒。其年九月亲率兵至贵州。十一月,大兵破广州、桂林,
王走南宁。事急,遣编修刘襜封可望冀王,可望仍不受。畏知曰:“‘秦’‘冀’
等尔,假何如真?”可望不听。定国等劝可望遣畏知终其事,可望许之。明年二
月先遣部将贺九仪、张胜、张明志赴南宁索沮“秦”封者起恒、鼎和及给事中刘
尧珍、吴霖、张载述杀之,乃真封可望秦王。而畏知旋至,痛哭自劾,语多侵可
望。遂留为东阁大学士,与吴贞毓同辅政。可望闻之怒,使人召至贵阳,面责数
之。畏知大愤,除头上冠击可望,遂被杀。楚雄人以畏知守城功,为立祠以祀。
吴贞毓,字元声,宜兴人。崇祯十六年进士。事唐王为吏部文选主事。事败,
拥立永明王,进郎中。王驻全州,加太常少卿,仍掌选事。已,擢吏部右侍郎,
从至肇庆,拜户部尚书。广东、西会城先后失,王徙浔州,再徒南宁,贞毓并从。
贞毓与严起恒共阻孙可望秦王封,可望杀起恒,贞毓以奉使获免。及还,进东阁
大学士,代起恒。可望自云南迁贵阳,议移王自近,挟以作威。其将掌塘报者曹
延生惎贞毓,言不可移黔。
时顺治八年,大兵南征,势日迫。王召诸臣议,有请走海滨就李元胤者,有
议入安南避难者,有议泛海抵闽依郑成功者。惟马吉翔、庞天寿结可望,坚主赴
黔。贞毓因前阻封议,且入延生言,不敢决。元胤疏请出海。王不欲就可望,而
以海滨远,再下廷议,终不决。亡何,开国公赵印选、卫国公胡一青殿后军,战
败奔还。请王速行,急由水道走土司,抵濑湍。二将报大兵益近,相距止百里。
上下失色,皆散去。已,次罗江土司,追骑相距止一舍。会日晡引去,乃稍安。
次龙英,抵广南,岁己暮。
可望遣兵以明年二月迎王入安隆所,改为安龙府,奉王居之。宫室庳陋,服
御粗恶,守护将悖逆无人臣礼,王不堪其忧。吉翔掌戎政,天寿督勇卫营,谄事
可望,谋禅代。恶贞毓不附己,令其党冷孟銋、吴象元、方祚亨交章弹击。且
语孟銋等曰:“秦王宰天下,我具启,以内外事尽付戎政、勇卫二司。大权归
我,公等为羽翼,贞毓何能为!”吉翔遂遣门生郭璘说主事胡士瑞拥戴秦王。士
瑞怒,历声叱退之。他日,吉翔遣璘求郎中古其品画《尧舜禅受图》以献可望,
其品拒不从。吉翔谮于可望,杖杀其品,而可望果以朝事尽委吉翔、天寿。于是
士瑞与给事中徐极,员外郎林青阳、蔡縯,主事张镌连章发其奸谋。王大怒。
两人求救于太后,乃免。
前御史任僎、中书方于宣劝可望设内阁九卿科道官,改印交为八叠,尽易
其旧,立太庙,定朝仪,拟改国号曰:“后明”,日夕谋篡位。王闻忧惧,密谓
中官张福禄、全为国曰:“闻晋王李定国已定广西,军声大振。欲密下一敕,令
统兵入卫。若等能密图乎?”二人言徐极、林青阳、张镌、蔡縯、胡士瑞曾疏
劾吉翔、天寿,宜可与谋,王即令告之。五人许诺,引以告贞毓。贞毓曰:“主
上忧危,正我辈报国之秋。诸君中谁能充此使者?”青阳请行。乃令佯乞假归葬,
而使员外郎蒋乾昌撰予定国敕,主事朱东旦书之,福禄等持入用宝。青阳于岁尽
间道驰至定国所。定国接敕感泣,许以迎王。
明年夏,青阳久未还,王将择使往促,贞毓以翰林孔目周官对。都督郑胤元
曰:“吉翔晨夕在侧,假他事出之外,庶有济。”王乃令吉翔奉使祭先王及王太
后陵于梧州、南宁,而遣周官诣定国。吉翔在道,微知青阳密敕事,遣人至定国
营侦之。主事刘议新者,道遇吉翔,意其必预谋也,告以两使赍敕状。吉翔惊骇,
启报可望。可望大怒,并疑吉翔预谋,遣其将郑国赴南宁逮之。会镌、士瑞及李
元开以王亲试,极、縯、东旦及御史林锺以久次,皆予美官。天寿及吉翔弟都
督雄飞忌甚,与其党郭璘方谋陷之。而锺、縯、极、镌、士瑞亦知事泄,仓皇
劾吉翔、天寿表里为奸。王见事急,即下廷臣议罪。天寿惧,与雄飞驰贵阳,告
可望。
初,青阳还至南宁,为守将常荣所留,密遣亲信刘吉告之王。王喜,改青阳
给事中,谕贞毓再撰敕,铸“屏翰亲臣”金印,令吉还付青阳。至廉州,周官与
青阳遇,偕至高州赐定国,定国拜受命。
而是时郑国已械吉翔至安龙,与诸臣面质。贞毓谢不知,国怒,因挟贞毓直
入王所居文华殿,迫胁王,索主谋者。王惧,不敢正言,谓必外人假敕宝为之。
国遂努目出,与天寿至朝房,械贞毓并胤元、锺、縯、乾昌、元开、极、镌、
士瑞、东旦及太仆少卿赵赓禹,御史周允吉、朱议篸,员外郎任斗墟,主事易士
佳系私室。又入宫擒福禄、为国而出。其党冷孟銋、蒲缨、宋德亮、朱企鋘
等迫王速具主名,王悲愤而退。翊日,国等严刑拷掠,独贞毓以大臣免。众不胜
楚,大呼二祖列宗,且大骂。时日已暮,风雷忽震烈。縯厉声曰:“今日縯
等直承此狱,稍见臣子报国苦衷。”由是众皆自承。国又问曰:“主上知否?”
縯大声曰:“未经奏明。”乃复收系,以欺君误国盗宝矫诏为罪,报可望。可
望请王亲裁,王不胜愤,下廷议。吏部侍郎张佐辰及缨、德亮、孟銋、企鋘、
蒋御曦等谓国曰:“此辈尽当处死。傥留一人,将为后患。”于是御曦执笔,佐
辰拟旨,以镌、福禄、为国为首罪,凌迟,余为从罪,斩。王以贞毓大臣,言于
可望罪绞。吉翔以福禄等内侍,谓王后知情,将废之,令主事萧尹历陈古废后事。
后泣诉于王,乃已。诸人就刑,神色不变,各赋诗大骂而死。其家人合瘗于安龙
北关之马场。已而青阳逮至,亦被杀,独官走免。时顺治十一年三月也。
居二载,定国竟奉前敕护王入云南。乃赠贞毓少师、太子太师、吏部尚书、
中极殿大学士,赐祭,谥文忠,荫子锦衣,世千户,余赠恤有差。已,建庙于马
场,勒碑大书“十八先生成仁处”以旌其忠。
杨维桢,字廉夫,山阴人。母李,梦月中金钱坠怀,而生维桢。少时,日记
书数千言。父宏,筑楼铁崖山中,绕楼植梅百株,聚书数万卷,去其梯,俾诵读
楼上者五年,因自号铁崖。元泰定四年成进士,署天台尹,改钱清场盐司令。狷
直忤物,十年不调。会修辽、金、宋三史成,维桢著《正统辩》千余言,总裁官
欧阳元功读且叹曰:“百年后,公论定于此矣。”将荐之而不果,转建德路总管
府推官。擢江西儒学提举,未上,会兵乱,避地富春山,徙钱塘。张士诚累招之,
不赴,遣其弟士信咨访之,因撰五论,具书复士诚,反覆告以顺逆成败之说,士
诚不能用也。又忤达识丞相,徙居松江之上,海内荐绅大夫与东南才俊之士,造
门纳履无虚日。酒酣以往,笔墨横飞。或戴华阳巾,披羽衣坐船屋上,吹铁笛,
作《梅花弄》。或呼侍儿歌《白雪》之辞,自倚凤琶和之。宾客皆蹁跹起舞,以
为神仙中人。
洪武二年,太祖召诸儒纂礼乐书,以维桢前朝老文学,遣翰林詹同奉币诣门,
维桢谢曰:“岂有老妇将就木,而再理嫁者邪?”明年,复遣有司敦促,赋《老
客妇谣》一章进御,曰:“皇帝竭吾之能,不强吾所不能则可,否则有蹈海死耳。
”帝许之,赐安车诣阙廷,留百有一十日,所纂叙便例定,即乞骸骨。帝成其志,
仍给安车还山。史馆胄监之士祖帐西门外,宋濂赠之诗曰:“不受君王五色诏,
白衣宣至白衣还”,盖高之也。抵家卒,年七十五。
维桢诗名擅一时,号铁崖体,与永嘉李孝光、茅山张羽、锡山倪瓒、昆山顾
瑛为诗文友,碧桃叟释臻、知归叟释现、清容叟释信为方外友。张雨称其古乐府
出入少陵、二李间,有旷世金石声。宋濂称其论撰,如睹商敦、周彝,云雷成文,
而寒芒横免。诗震荡陵厉,鬼设神施,尤号名家云。维桢徙松江时,与华亭陆居
仁及侨居钱惟善相倡和。惟善,字思复,钱塘人。至正元年,省试《罗刹江赋》,
时锁院三千人,独惟善据枚乘《七发》辨钱塘江为曲江,由是得名,号曲江居士。
官副提举。张士诚据吴,遂不仕。居仁,字宅之,中泰定三年乡试,隐居教授,
自号云松野衲。两人既殁,与维桢同葬干山,人目为三高士墓。
杨恒,字本初,诸暨人。外族方氏建义塾,馆四方游学士,恒幼往受诸经,
辄领其旨要。文峻洁,有声郡邑间。浦江郑氏延为师,阅十年退居白鹿山,戴棕
冠,披羊裘,带经耕烟雨间,啸歌自乐,因自号白鹿生。太祖既下浙东,命栾凤
知州事。凤请为州学师,恒固让不起。凤乃命州中子弟即家问道。政有缺失,辄
贻书咨访。后唐铎知绍兴,欲辟起之,复固辞。宋濂之为学士也,拟荐为国子师,
闻不受州郡辟命,乃已。恒性醇笃,与人语,出肺肝相示。事稍乖名义,辄峻言
指斥。家无儋石,而临财甚介,乡人奉为楷法焉。
杨黼,云南太和人也。好学,读《五经》皆百遍。工篆籀,好释典。或劝其
应举,笑曰:“不理性命,理外物耶?”庭前有大桂树,缚板树上,题曰桂楼。
偃仰其中,歌诗自得。躬耕数亩供甘膬,但求亲悦,不顾余也。注《孝经》数
万言,证群书,根性命,字皆小篆。所用砚乾,将下楼取水,砚池忽满,自是为
常,时人咸异之。父母殁,为佣营葬毕,入鸡足,栖罗汉壁石窟山十余年,寿至
八十。子逊迎归,一日沐浴,令子孙拜,曰:“明日吾行矣。”果卒。



分享按钮>>杨姓名人(36)明史卷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七
>>杨姓名人(38)明史卷三百十二 列传第二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