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姓名人(33):元史卷一百六十一 列传第四十八

    中华杨氏网 2009年10月26日 元史


杨大渊,天水人也。与兄大全、弟大楫,皆仕宋。大渊总兵守阆州。岁戊午,
宪宗兵至阆州之大获城,遣宋降臣王仲入招大渊,大渊杀之。宪宗怒,督诸军力
攻,大渊惧,遂以城降。宪宗命诛之,汪田哥谏止,乃免。命以其兵从,招降蓬、
广安诸郡,进攻钓鱼山。擢大楫为管军总管,从诸王攻礼义城。己未冬,拜大渊
侍郎、都行省,悉以阃外之寄委之。世祖中统元年,诏谕大渊曰:“尚厉忠贞之
节,共成康乂之功。”大渊拜命踊跃,即遣兵进攻礼义城,掠其馈运,获总管黄
文才、路钤、高坦之以归。二年秋,调兵出通川,与宋将鲜恭战,获统制白继源。
秦蜀行省以大渊及青居山征南都元帅钦察麾下将校六十三人有功,言于朝。诏给
虎符一、金符五、银符五十七,令论功定官,以名闻。三年春,世祖命出开、达,
与宋兵战于平田,复战于巴渠,擒其知军范燮、统制魏兴、路分黄迪、节干陈子
润等。
先是,大渊建言,谓取吴必先取蜀,取蜀必先据夔,乃遣其侄文安攻宋巴渠。
至万安寨,守将卢埴降。复使文安相夔、达要冲,城蟠龙山。山四面岩阻,可以
进攻退守。城未毕,宋夔路提刑郑子发曰:“蟠龙,夔之咽喉,使敌得据之,则
夔难守矣,此必争之地也。”遂率兵来争。文安悉力备御。大渊闻有宋兵,即遣
侄安抚使文仲将兵往援。宋兵宵遁,追败之。秋七月,诏以大渊麾下将士有功,
赐金符十、银符十九,别给海青符二,俾事亟则驰以闻。其后赏合州之功,复赐
白金五十两。大渊欲于利州大安军以盐易军粮,请于朝,从之。
冬,大渊入觐,拜东川都元帅,俾与征南都元帅钦察同署事。大渊还,复于
渠江滨筑虎啸城,以逼宋大良城,不逾时而就。四年,宋贾似道遣杨琳赍空名告
身及蜡书、金币,诱大渊南归。文安擒之以闻,诏诛琳。五月,世祖以大渊及张
大悦复神山功,诏奖谕,仍赐蒙古、汉军钞百锭。至元元年,大渊进花罗、红边
绢各百五十段。诏曰:“所贡币帛,已见忠勤,卿守边陲,宜加优恤。今后以此
自给,俟有旨乃进。”既而大渊擅杀其部将王仲,诏戒敕之,令免籍仲家。冬十
月,大渊谍知宋总统祁昌由间道运粮入得汉城,并欲迁其郡守向良及官吏亲属于
内地,乃自率军掩袭。遇之于椒坪,连战三日,擒祁昌、向良等,俘获辎重以数
千计。明日,宋都统张思广引兵来援,复大破之,擒其将盛总管及祁昌之弟。二
年,大渊遣文安以向良等家人往招得汉城,未下。四月,大渊以疾卒。八年,追
封大渊阆中郡公,谥肃翼。子文粲,袭为阆蓬广安顺庆夔府等路都元帅。兄子文
安。
文安字泰叔,父大全,仕宋守叙州。壬寅,国兵入蜀,大全战死,赠武节大
夫、眉州防御使,谥愍忠,官其长子文仲。文安方二岁,母刘氏鞠之,依叔父大
渊于阆州。戊午,宪宗以兵攻大获,大渊以郡降,授侍郎、都行省,文仲亦授安
抚使。中统元年,授文安监军。攻礼义城,杀伤甚众,夺其粮船,绕出通川,获
宋将黄文才、高坦之。二年,复出通川,与宋将鲜恭大战,擒统制白继源。三年,
出开、达,战屡胜,擒知军范燮、统制魏兴、黄迪、陈子闰等。授文安开达忠万
梁山等处招讨使。军于巴渠,万安寨主卢埴降。遂筑蟠龙城,以据夔、达要路。
宋兵来争,相持半月,文仲以兵来援,宋兵宵遁,文安追击,大败之。四年,佩
银符,升千户,监军如故,进筑虎啸城,以困大良。至元元年,宋都统张喜引兵
攻蟠龙,大战,败之,喜潜师宵遁,出得汉城,文安遣兵追袭,又败之,擒裨将
陈亮。复筑方斗城,为蟠龙声援,令裨将高先守之。宋兵攻潼川,行省命文安赴
援,败宋师于射洪之纳坝,斩获甚众。宋都统祁昌以重兵运粮饷得汉,且迁其官
属于内地,大渊命文安先邀之,昌立栅椒原以守,合兵攻之,连战三日,获祁昌,
俘得汉守臣向良家属,以招良,良以城降,以所俘献阙下。
二年,改授金符,仍前职,还攻宋开、达等州,擒其统制张刚、总管伏林。
八月,宋兵由开州运粮饷达,文安率奇兵,间道邀击之,获总管方富等。行省上
其功,命充夔东路征行元帅,令以前后所俘入见。诏赐黄金、鞍马有差。还,攻
夺宋金州断虎隘,杀其将梁富,擒路钤赵贵等。三年春,与千户李吉等略开州之
大通,与宋将硬弓张大战,获统制陈德等。冬,总帅汪惟正遣其将李木波等由间
道袭开州,文安遣千户王福引兵助之。福先登,破其城,宋将庞彦海投崖死,擒
副将刘安仁,留兵戍其地。宋诸路兵来救,围城三匝,筑垒城外,文安密遣人入
城,谕以坚守。四年春,行省命文安往援,即率兵断其粮道。宋兵战甚力,飞矢
中文安面,拔矢力战,大破之,杀其将张德等。二月,文安以创甚,还蟠龙,宋
兵遂复开州。文安乃遣总把马才、杨彪掠达州卢滩峡,与宋兵遇,擒其将蒲德。
五年,文仲卒,诏文安就佩金虎符,充阆州夔东路安抚使军民元帅,仍相副
都元帅府事。阆州累遭兵变,户口凋耗,文安乃教以耕桑,鳏寡不能自存,愿相
配偶者,并为一户充役,民始复业。冬,遣千户马才、张琪略达州,擒宋将范伸、
王德、解明等。六年,遣蔡邦光、李吉、嵇永兴略达州之朱师郑市,擒总管周德
新、裨将王迁。秋,遣总把王显略达州之泥坝,擒总管张威。冬,遣兵掠大宁之
曲水,擒副将王仁。七年,从严佥省攻重庆,大战于龙坎,败宋兵。攻铧铁寨,
擒其将袁宜、何世贤等。捷闻,诏赐白金、宝钞、币帛有差。秋,攻达州之圣耳
城,擒宋将杨普、时仲,芟其禾而还。又遣元帅蔡邦光略开州,擒宋将陈俊。冬,
文粲入见,帝谕之曰:“汝兄弟宣力边陲,朕所知也。”进文安阶为明威将军。
八年春,遣蔡邦光攻达州,战于圣耳城下,擒其将蒲桂。又战开州之沙平,
擒其将王顺。时宋以朱礻异孙帅蜀,礻异孙,阆人也,数遣间谍,动摇人心,文
安屡获其谍,阆州竟无虞。秋八月,文安会东川统军匣剌攻达州,三战三捷。寻
遣千户嵇永兴攻开州,战于平敖、曲水,擒总管王道等。军还,以所俘入见,
帝深加奖谕,擢昭勇大将军、东川路征南招讨使,赐金银、宝钞、鞍马、弓矢、
币帛有差。
九年秋,领军出小宁,措置屯田,遣韩福攻达州九君山,擒宋将张俊。遣元
帅蔡邦光会蓬州兵,邀宋师于永睦,战胜之。复遣嵇永兴、杨彪追袭宋裨将刘威
等,破圣耳外城,获寨主杨桂,纵兵焚掠而还。九月,筑金汤城,以积屯田之粮,
且以逼宋龙爪城。虑宋兵必来争,遣韩福出兵通川,以牵制之。与宋兵遇于锉耳
山,败之,俘总管蔡云龙等。出达州牛门,断宋兵回路,擒总管李牷、李德。宋
兵输粮达州,遣兵于卢滩峡邀击之,擒统制孙聪、张顺等。夏,遣元帅李吉略开
州,战于泻油坡,擒其提举李贵及石笋寨主雍德。宋兵复由罗顶山输粮开、达,
遣蔡邦光、李吉伏兵遮之,擒裨将吴金等,覆其粮船。闰六月,蓬州兵攻拔龙爪
城,东川统军司命文安兼领之。时蓬州兵已去,宋都统赵章复来据之,且出兵迎
敌,文安与战,破之,擒总管王元而还。秋,宋都统阎国宝、监军张应庚运粮于
达州,文安邀之于泻油坡,夺其粮,并擒二将。宋开州守将鲜汝忠邀遮归路,与
战败之,获总辖秦兴祖、谭友孙。十一年春三月,文安率军屯小宁,得俘者言,
鲜汝忠等将取蟠龙之麦,即遣千户王新德、杨彪等散掠宋境,文安自戍蟠龙以备
之。李吉略由山,战于城下,擒其将叶胜。遣蔡邦光、杨彪掠竹山寨,与赵统制
战,擒其将郑桂、庄俊。秋,与蒙古汉军万户怯必烈等,攻宋夔东,拔高阳、夔、
巫等寨,擒守将严贵、窦世忠、赵兴,因跨江为桥,以断宋兵往来之路,宋兵来
争,战却之。还攻牛头城,以火箭焚其官舍民居。十一月,遣蔡邦光略九君山,
擒其将孙德、柳荣、赵威。
时宋以鲜汝忠、赵章易镇开、达二州,而汝忠家属尚留开。文安曰:“达未
易攻,若先拔开州,俘其家属,以招汝忠,则达可不烦兵而下矣。”乃遣蔡邦光
率千户呼延顺等往攻开州,而盛兵驻蟠龙,以为声援。十二年正月,诸军夜衔枚,
薄开州城下,遣死士先登,斩关以入,及城中人知,则千户景畴已立旗帜于城之
绝顶矣。宋军溃散,擒赵章,而守将韩明父子犹率所部兵巷战,力屈,亦就擒。
文安迁汝忠家属于蟠龙,遣元帅王师能持檄往达州招之曰:“降则家属得全,不
降则阖城涂炭,汝宜早为计。”汝忠遂遣赵荣来约降,王师能以兵入据其城。汝
忠率所部将士诣文安军门降,悉还其妻孥财物。赵章子桂楫,守师姑城,遣兵招
之,亦降。独洋州龙爪城守将谢益固守,并力攻之,擒统制王庆,益弃城走。于
是遣元帅李吉、嵇永兴,千户王新德等,将兵以鲜汝忠往招由山等处八城,皆望
风迎降,凯还。遣经历陈德胜以鲜汝忠、赵桂楫等十余人献捷京师。帝悦,加授
文安骠骑卫上将军,兼宣抚使,赐钞一千锭;文粲加授镇国上将军。
文安寻遣其兄子应之,往招都胜、茂竹、广福三城,自将大军,以为声援,
皆降之。秋七月,兵至东胜城,宋将蒲济川降。进攻梁山,宋将袁世安坚守。文
安焚其外城,梁山军恃忠胜军为固,力攻拔之,杀守将王智,擒部辖景福。围梁
山四十日,世安随方备御,竟不降。文安乃移兵攻万州之牛头城,杀守将何威,
迁其民,进围万州。守将上官夔战守甚力,文安乃遣监军杨应之、镇抚彭福寿会
东川行院兵,出小江口以牵制援兵,果与之遇,战败之,擒总管李皋、花茂实等。
万州固守不下,文安乃解围去。攻石城堡,谕降守将谭汝和;攻鸡冠城,谕降守
将杜赋;又招石马、铁平、小城、三圣、油木、牟家、下隘等城。冬,进白帝城,
夔帅张起岩坚守不出,文安以师老,乃还。宋都统戈德复据开州,文安乃筑城神
仙山以逼之,令元帅蔡邦光、万户纪天英屯守。
十三年,进阶金吾卫上将军,赐玉带一。夏,朝廷遣安西王相李德辉经画东
川课程,宋梁山守将袁世安遣使约降。文安以白德辉,德辉大喜,即遣文安将兵,
奉王旨往招之,世安遂降。秋七月,进军攻万州。遣经历徐政谕守臣上官夔降,
夔不从,围之数匝,逾月,攻拔外城。夔守张起岩来救,遣镇抚彭福寿迎击,破
之,尽杀其舟师,俘其将宋明。万州夺气,文安复传王旨,谕夔使降,夔终不屈。
文安尽锐攻城,潜遣勇士梯城宵登,斩关而入,夔巷战而死。万州既定,遣使招
铁檠、三宝两城守将杨宜、黎拱辰降,分兵略施州,擒统制薛忠。会大雪,遣蔡
邦光夜攻,杀守帅何艮,夺其城。十四年夏,进兵攻咸淳府,时宋以六郡镇抚使
马堃为守,文安与堃同里闬,谕之使降,堃不从,乃列栅攻城。冬十二月,潜遣
勇士蹑云梯宵登,斩关纳外兵,堃悉力巷战,达州安抚使鲜汝忠与宋兵力战死。
比晓,宋兵大败,堃力屈就擒。十五年,进兵攻绍庆,守将鲜龙迎敌。二月,潜
遣勇士,夜以梯冲攻破其北门,鲜龙大惊,收散卒力战,兵败就擒。
蜀境已定,独夔坚守不下。朝廷命荆湖都元帅达海由巫峡进兵取夔州,而西
川刘佥院挟夔守将亲属往招之。文安乃遣元帅王师能将舟师与俱,张起岩竟以城
降。夏,入觐,文安以所得城邑绘图以献,帝劳之曰:“汝攻城略地之功,何若
是多也!”擢四川南道宣慰使,解白貂裘以赐之。
十七年,遣辩士王介谕降散毛诸洞蛮,以散毛两子入觐,因进言曰:“元帅
蔡邦光,昔征散毛蛮而死,可念也。”帝曰:“散毛既降而杀之,其何以怀远!”
乃擢蔡邦光之子,升为管军总管,佩虎符,赐散毛两子金银符各一,并赐其酋长
以金虎符。遥授文安参知政事,行四川南道宣慰使。十九年春,入觐,擢龙虎卫
上将军、中书左丞,行江西省事,到官逾月,以疾卒。
子艮之,袭佩虎符,昭勇大将军、管军万户,历湖南宣慰副使,岳州路总管,
卒。

杨恭懿,字元甫,奉元人。力学强记,日数千言,虽从亲逃乱,未尝废业。
年十七,西还,家贫,服劳为养。暇则就学,书无不读,尤深于《易》、《礼》、
《春秋》,后得朱熹集注《四书》,叹曰:“人伦日用之常,天道性命之妙,皆
萃此书矣。”父没,水浆不入口者五日,居丧尽礼。宣抚司、行省以掌书记辟,
不就。
至元七年,与许衡俱被召,恭懿不至。衡拜中书左丞,日于右相安童前称誉
恭懿之贤,丞相以闻。十年,诏遣使召之,以疾不起。十一年,太子下教中书,
俾如汉惠聘四皓者以聘恭懿,丞相遣郎中张元智为书致命,乃至京师。既入见,
世祖遣国王和童劳其远来,继又亲询其乡里、族氏、师承、子姓,无不周悉。十
二年正月二日,帝御香殿,以大军南征,使久不至,命筮之,其言秘。侍读学士
徒单公履请设取士科,诏与恭懿议之。恭懿言:“明诏有谓:士不治经学孔孟之
道,日为赋诗空文。斯言诚万世治安之本。今欲取士,宜敕有司,举有行检、通
经史之士,使无投牒自售,试以经义、论策。夫既从事实学,则士风还淳,民俗
趋厚,国家得才矣。”奏之,帝善之。会北征,恭懿遂归田里。
十六年,诏安西王相敦遣赴阙。入见,诏于太史院改历。十七年二月,进奏
曰:“臣等遍考自汉以来历书四十余家,精思推算,旧仪难用,而新者未备,故
日行盈缩,月行迟疾,五行周天,其详皆未精察。今权以新仪木表,与旧仪所测
相较,得今岁冬至晷景及日躔所在,与列舍分度之差,大都北极之高下,昼夜刻
长短,参以古制,创立新法,推算成《辛巳历》。虽或未精,然比之前改历者,
附会历元,更立日法,全踵故习,顾亦无愧。然必每岁测验修改,积三十年,庶
尽其法。可使如三代日官,世专其职,测验良久,无改岁之事矣。”又《合朔议》
曰:
日行历四时一周,谓之一岁;月逾一周,复与日合,谓之一月;言一月之始,
日月相合,故谓合朔。自秦废历纪,汉太初止用平朔法,大小相间,或有二大者,
故日食多在晦日或二日,测验时刻亦鲜中。宋何承天测验四十余年,进《元嘉历》,
始以月行迟速定小余以正朔望,使食必在朔,名定朔法,有三大二小,时以异旧
法罢之。梁虞广刂造《大同历》,隋刘焯造《皇极历》,皆用定朔,为时所阻。
唐傅仁均造《戊寅历》,定朔始得行。贞观十九年,四月频大,人皆异之,竟改
从平朔。李淳风造《麟德历》,虽不用平朔,遇四大则避人言,以平朔间之,又
希合当世,为进朔法,使无元日之食。至一行造《大衍历》,谓“天事诚密,四
大三小何伤。”诚为确论,然亦循常不改。臣等更造新历,一依前贤定论,推算
皆改从实。今十九年历,自八月后,四月并大,实日月合朔之数也。
详见《郭守敬传》。是日,方列跪,未读奏,帝命许衡及恭懿起,曰:“卿
二老,毋自劳也。”授集贤学士,兼太史院事。
十八年,辞归。二十年,以太子宾客召;二十二年,以昭文馆学士、领太史
院事召;二十九年,以议中书省事召。皆不行。三十一年,卒,年七十。
○杨赛因不花
杨赛因不花,初名汉英,字熙载,赛因不花,赐名也。其先太原人。唐季南
诏陷播州,有杨端者,以应募起,竟复播州,遂使领之。五代以来,世袭其职。
五传至昭,无子,以族子贵迁嗣。又八传至粲,粲生价,价生文,文生邦宪,皆
仕宋,为播州安抚使。至元十三年,宋亡,世祖诏谕之,邦宪奉版籍内附,授龙
虎卫上将军、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播州安抚使,卒,年四十三,赠推
忠效顺功臣、平章政事,追封播国公,谥惠敏。
汉英,邦宪子也,生五岁而父卒。二十二年,母田氏携至上京,见世祖于大
安阁。帝呼至御榻前,熟视其眸子,抚其顶者久之,乃谕宰臣曰:“杨氏母子孤
寡,万里来庭,朕甚悯之。”遂命袭父职,锡金虎符,因赐名赛因不花。及陛辞,
诏中书锡宴,赐金币彩缯,赉其从者有差。二十五年,再入觐,时年十二,帝见
其应对明敏,称善者三。复因宰臣奏安边事,帝益嘉之。是年,改安抚司为宣抚
司,授宣抚使,寻升侍卫亲军都指挥使。
成宗即位,赛因不花两入见,赠谥二代。大德五年,宋隆济及折节等叛,诏
湖广行省平章刘二拔都、指挥使也先忽都鲁率兵偕赛因不花讨之。六年秋九月,
师出播境,连与贼遇,破之。前驻蹉泥,贼骑猝至,赛因不花奋击先进,大军继
之,贼遂溃,乘胜逐北,杀获不可胜计。遂降阿苴,下笮笼,望尘送款者相继。
七年正月,进屯暮窝,贼众复合,又与战于墨特川,大破之。折节惧,乞降,斩
之,又擒斩隆济等,西南夷悉平。八年,赛因不花复入见,进资德大夫。至大四
年,加勋上护军,诏许世袭。播南卢崩蛮内侵,诏赛因不花暨恩州宣慰使田茂忠
率兵讨之,以疾卒于军,年四十。赠推诚秉义功臣、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
柱国,追封播国公,谥忠宣。子嘉贞嗣。
杨惟中,字彦诚,弘州人。金末,以孤童子事太宗,知读书,有胆略,太宗
器之。年二十,奉命使西域三十余国,宣畅国威,敷布政条,俾皆籍户口属吏,
乃归,帝于是有大用意。皇子阔出伐宋,命惟中于军前行中书省事。克宋枣阳、
光化等军,光、随、郢、复等州,及襄阳、德安府,凡得名士数十人,收伊、洛
诸书送燕都,立宋大儒周惇颐祠,建太极书院,延儒士赵复、王粹等讲授其间,
遂通圣贤学,慨然欲以道济天下。拜中书令,太宗崩,太后称制,惟中以一相负
任天下。
定宗即位,平阳道断事官斜彻横恣不法,诏惟中宣慰,惟中按诛之。金亡,
其将武仙溃于邓州,余党散入太原、真定间,据大明川,用金开兴年号,众至数
万,剽掠数千里,诏会诸道兵讨之,不克。惟中仗节开谕,降其渠帅,余党悉平。
宪宗即位,世祖以太弟镇金莲川,得开府,专封拜。乃立河南道经略司于汴梁,
奏惟中等为使,俾屯田唐、邓、申、裕、嵩、汝、蔡、息、亳、颍诸州。初,灭
金时,以监河桥万户刘福为河南道总管,福贪鄙残酷,虐害遗民二十余年。惟中
至,召福听约束,福称疾不至,惟中设大梃于坐,复召之,使谓福曰:“汝不奉
命,吾以军法从事。”福不得已,以数千人拥卫见惟中,惟中即握大梃击仆之。
数日福死,河南大治。迁陕右四川宣抚使。时诸军帅横侈病民,郭千户者尤甚,
杀人之夫而夺其妻,惟中戮之以徇,关中肃然。语人曰:“吾非好杀,国家纲纪
不立,致此辈贼害良民,无所控告,虽欲不去,可乎!”岁己未,世祖总统东师,
奏惟中为江淮京湖南北路宣抚使,俾建行台,以先启行,宣布恩信,蒙古、汉军
诸帅并听节制。师还,卒于蔡州,年五十五。中统二年,追谥曰忠肃公。
杨杰只哥,燕京宝坻人,家世业农。杰只哥少有勇略,太祖略地燕、赵,率
族属降附。从攻辽左,及从元帅阿术鲁定西夏诸部,有功。己丑,睿宗赐以金币,
命从阿术鲁攻信安。阿术鲁知其材略出诸将右,命裁决军务。信安城四面阻水,
其帅张进数月不降,杰只哥曰:“彼恃巨浸,我师进不得利,退不得归,不若往
说之。”进见其来,怒曰:“吾已斩二使,汝不惧死耶?”杰只哥无惧色,从容
言曰:“今齐、鲁、燕、赵,地方数千里,郡邑闻风纳降,独君恃此一城,内无
军储,外无兵援,亡可立待。为君计者,不如请降,可以保富贵而免死亡。”进
默然曰:“姑待之。”凡三往,乃降。辛卯,大名守苏椿叛,讨获之,众议屠城,
杰只哥曰:“怒一人而族万家,非招来之道也。”众是其言。由是滑、浚等州,
闻风纳款。壬辰,师次徐州,阻河不得济。杰只哥探知有贼兵操舟楫伏草泽中,
率劲卒数人,凭河击之,悉夺舟楫,众遂得渡,获河南诸郡降人三万余户。进攻
徐州,金将国用安拒战,杰只哥率百余骑突入阵中,迎击于后,大败之,擒一将
而还。皇太弟国王驻兵河上,见之,赐名拔都,授金符,命总管新附军民。乙未,
太宗特赐杰只哥种田民户租赋。丁酉,从阿术鲁攻归德,杰只哥麾诸将缚草作筏
渡濠抵城下,梯城先登,拔之。由是进攻,得五州十县四堡二寨。己亥,宋兵至,
已登归德城,杰只哥率众拒战,败之。率舟师追击,转战中流,溺死,年四十。
子孝先、孝友。孝先,佥江北淮东道肃政廉访司事。孝友,镇江路总管。
杨奂,字焕然,乾州奉天人。母尝梦东南日光射其身,旁一神人以笔授之,
已而奂生,其父以为文明之象,因名之曰奂。年十一,母殁,哀毁如成人。金末
举进士不中,乃作万言策,指陈时病,皆人所不敢言者,未及上而归,教授乡里。
岁癸巳,金元帅崔立以汴京降,奂微服北渡,冠氏帅赵寿之即延致奂,待以师友
之礼。门人有自京师载书来者,因得聚而读之。东平严实闻奂名,数问其行藏,
奂终不一诣。戊戌,太宗诏宣德税课使刘用之试诸道进士。奂试东平,两中赋论
第一。从监试官北上,谒中书耶律楚材,楚材奏荐之,授河南路征收课税所长官,
兼廉访使。奂将行,言于楚材曰:“仆不敏,误蒙不次之用,以书生而理财赋,
已非所长。又况河南兵荒之后,遗民无几,烹鲜之喻,正在今日,急而扰之,糜
烂必矣。愿假以岁月,使得抚摩疮痍,以为朝廷爱养基本万一之助。”楚材甚善。
奂既至,招致一时名士与之议,政事约束一以简易为事。按行境内,亲问盐务月
课几何、难易若何。有以增额言者,奂责之曰:“剥下欺上,汝欲我为之耶?”
即减元额四之一,公私便之。不逾月,政成,时论翕然,以为前此漕司未之有也。
在官十年,乃请老于燕之行台。壬子,世祖在潜邸,驿召奂参议京兆宣抚司事,
累上书,得请而归。乙卯,疾笃,处置后事如平时,引觞大笑而卒,年七十。赐
谥文宪。
奂博览强记,作文务去陈言,以蹈袭古人为耻。朝廷诸老,皆折行辈与之交。
关中虽号多士,名未有出奂右者。奂不治生产,家无十金之业,而喜周人之急,
虽力不赡,犹勉强为之。人有片善,则委曲称奖,唯恐其名不闻;或小过失,必
尽言劝止,不计其怨也。所著有《还山集》六十卷、《天兴近鉴》三卷、《正统
书》六十卷,行于世。
杨湜,字彦清,真定藁城人。习章程学,工书算,始以府吏迁检法。中统元
年,辟为中书掾,与中山杨珍、无极杨卞齐名,时人以三杨目之。中书省初立,
国用不足,湜论钞法宜以榷货制国用,朝廷从之,因俾掌其条制。四年,授益都
路宣慰司谘议,迁左司提控掾,请严赃吏法。至元二年,除河南大名诸处行中书
省都事。三年,立制国用司,总天下钱谷,以湜为员外郎,佩金符。改宣徽院参
议。湜计帑立籍,具其出入之算,每月终上之,遂定为令。加诸路交钞都提举,
上钞法便宜事,谓平准行用库白金出入,有偷滥之弊,请以五十两铸为锭,文以
元宝,用之便。七年,改制国用司为尚书省,拜户部侍郎,仍兼交钞提举。时用
壬子旧籍定民赋役之高下,湜言:“贫富不常,岁久浸易,其可以昔时之籍,而
定今之赋役哉!”廷议善之,因俾第其轻重,人以为平。湜心计精析,时论经费
者,咸推其能焉。
子克忠,安丰路总管。孙贞。
杨朵儿只,河西宁夏人。少孤,与其兄皆幼,即知自立,语言仪度如成人。
事仁宗于藩邸,甚见倚重。大德丁未,从迁怀孟。仁宗闻朝廷有变,将北还,命
朵儿只与李孟先之京师,与右丞相哈剌哈孙定议,迎武宗于北藩。仁宗还京师,
朵儿只讥察禁卫,密致警备,仁宗嘉赖焉,亲解所服带以赐。既佐定内难,仁宗
居东宫,论功以为太中大夫、家令丞,日夕侍侧,虽休沐不至家,众敬惮之。会
兄卒,涕泣不胜哀,仁宗怜之,存问优厚。事寡嫂有礼,待兄子不异己子,家人
化之。进正奉大夫、延庆使。武宗闻其贤,召见之,仁宗曰:“此人诚可任大事,
然刚直寡合。”武宗顾视之,曰:“然。”
仁宗始总大政,执误国者,将尽按诛之,朵儿只曰:“为政而尚杀,非帝王
治也。”帝感其言,特诛其尤者,民大悦服。帝他日与中书平章李孟论元从人材,
孟以朵儿只为第一,帝然之,拜礼部尚书。初,尚书省改作至大银钞,视中统一
当其二十五,又铸铜为至大钱,至是议罢之。朵儿只曰:“法有便否,不当视立
法之人为废置。银钞固当废,铜钱与楮币相权而用之,昔之道也。国无弃宝,民
无失利,钱未可遽废也。”言虽不尽用,时论是之。迁宣徽副使,御史请迁为台
官,帝以宣徽膳用,素不会计,特以委之,未之许也。有言近臣受贿者,帝怒其
非所当言,将诛之,时张珪为御史中丞,叩头谏,不听。朵儿只言于帝曰:“诛
告者失刑,违谏者失谊。世无诤臣久矣,张珪真中丞也。”帝喜,竟用珪言,拜
朵儿只为侍御史。帝宴闲时,群臣侍坐者,或言笑逾度,帝见其正色,为之改容,
有犯法者,虽贵幸无所容贷。怨者因共谮之,帝知之深,谮不得行。拜资德大夫、
御史中丞。中书平章政事张闾以妻病,谒告归江南,夺民河渡地,朵儿只以失大
体,劾罢之。江东、西奉使斡来不称职,权臣匿其奸,冀不问,朵儿只劾而杖之,
斡来愧死。御史纳璘言事忤旨,帝怒叵测,朵儿只救之,一日至八九奏,曰:
“臣非爱纳璘,诚不愿陛下有杀御史之名。”帝曰:“为卿宥之,可左迁为昌平
令。”昌平,畿内剧县,欲以是困纳璘。朵儿只又言曰:“以御史宰京邑,无不
可者。但以言事而得左迁,恐后之来者用是为戒,不肯复言矣。”帝不允。后数
日,帝读《贞观政要》,朵儿只侍侧,帝顾谓曰:“魏徵古之遗直也,朕安得用
之。”对曰:“直由太宗,太宗不听,徵虽直,将焉用之。”帝笑曰:“卿意在
纳璘耶?当赦之,以成尔直名也。”有上书论朝政阙失,面触宰相,宰相怒,将
取旨杀之。朵儿只曰:“诏书云:言虽不当,无罪。今若此,何以示信天下!果
诛之,臣亦负其职矣。”帝悟,释之。于是特加昭文馆大学士、荣禄大夫,以奖
其直言。
时位一品者,多乘间邀王爵、赠先世。或谓朵儿只眷倚方重,苟言之,当可
得也,朵儿只曰:“家世寒微,幸际遇至此,已惧弗称,尚敢求多乎!且我为之,
何以风厉侥幸者!”迁中政院使。未几,复为中丞,迁集贤大学士,为权臣铁木
迭儿所害而死,年四十二。
初,武宗崩,皇太后在兴圣宫,铁木迭儿为丞相,逾月,仁宗即位,因遂相
之。居两岁,得罪斥罢,更自结徽政近臣,复再入相,恃势贪虐,凶秽愈甚,中
外切齿,群臣不知所为。御史中丞萧拜住拜中书右丞,又拜平章政事,稍牵制之。
朵儿只自侍御史拜御史中丞,慨然以纠正其罪为己任。上都富民张弼杀人系狱,
铁木迭儿使大奴胁留守贺伯颜出之,及强以他奸利事,不能得。一日,坐都堂,
盛怒,以官事召留守,将罪之,留守昌言:“大奴所干非法,不敢从,他实无罪。”
铁木迭儿语诎,得解去。朵儿只廉得其所受弼赃巨万万,大奴犹数千,使御史徐
元素按得实,入奏。而御史亦辇真又发其私罪二十余事。帝震怒,有诏逮问,铁
木迭儿逃匿,帝为不御酒数日,以待决狱,尽诛其大奴同恶数人,铁木迭儿终不
能得。朵儿只持之急,徽政近臣以太后旨,召朵儿只至宫门,责以违旨意者。对
曰:“待罪御史,奉行祖宗法,必得罪人,非敢违太后旨也。”帝仁孝,恐诚出
太后意,不忍重伤咈之,但罢其相位,而迁朵儿只为集贤学士。帝犹数以台事
问之,对曰:“非臣职事,臣不敢与闻。所念者,铁木迭儿虽去君侧,反得为东
宫师傅,在太子左右,恐售其奸,则祸有不可胜言者。”
仁宗崩,英宗犹在东宫,铁木迭儿复相,乃宣太后旨,召萧拜住、朵儿只至
徽政院,与徽政使失里门、御史大夫秃忒哈杂问之,责以前违太后旨之罪。朵儿
只曰:“中丞之职,恨不即斩汝,以谢天下。果违太后旨,汝岂有今日耶!”铁
木迭儿又引同时为御史者二人,证成其狱。朵儿只顾二人唾之曰:“汝等尝得备
风宪,乃为是犬彘事耶!”坐者皆惭俯首,即起入奏。未几,称旨执朵儿只,载
诸国门之外,与萧拜住俱见杀。是日,风沙晦冥,都人汹惧,道路相视以目。
英宗即位,诏书遂加以诬罔大臣之罪。铁木迭儿权势既成,毫发之怨,无不
报者,太后惊悔,而帝亦觉其所谮毁者皆先帝旧臣。未及论治,而铁木迭儿以病
死。会有天灾,求直言,会议廷中,集贤大学士张珪、中书参议回回,皆称萧、
杨等死甚冤,是致不雨。闻者失色,言终不得达。及珪拜平章,即告丞相拜住曰:
“赏罚不当,枉抑不伸,不可以为治。若萧、杨等冤,何可不亟昭雪也!”丞相
善之,遂请于帝,诏昭雪其冤,特赠思顺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司徒、上柱
国、夏国公,谥襄愍。朵儿只死时,权臣欲夺其妻刘氏与人,刘氏剪发毁容以自
誓,乃免。子不花。
不花幼有才气,能以礼自持,好读书,善书。初,仁宗闻而召之,应对称旨,
欲以为翰林直学士,力辞。后遭家难,益自励节为学,以荫补武备司提点,转佥
河东廉访司事。尝出按部民,有杀子以诬怨者,狱成,不花谳之,曰:“以十岁
儿,受十一创,且彼以斧杀怨,必尽其力,何创痕之浅,反不入肤耶!”遂得其
情,平反出之。河东民饥,先捐己赀以赈,请未得命,即发公廪继之,民遂赖不
死。天历初,文宗入继大统,除通政院判,将行,值陕西诸军拒诏,郡邑守吏率
民逃之。不花独率众出御,呼西人谕之曰:“民者,祖宗艰难所致,国家大事,
何与于民。汝等既昧逆顺,又欲残此无辜,吾有为民死尔,不汝从也。”阵溃,
遂见杀。二仆亦见执,曰:“吾主既为国死,吾纵为人奴,今苟得生,他日何以
见吾主于地下,不若死从吾主。”欲起杀仇,仇要斩之。至顺二年,赠嘉议大夫、
礼部尚书,以褒其忠。
杨载,字仲弘,其先居建之浦城,后徙杭,因为杭人。少孤,博涉群书,为
文有跌宕气。年四十,不仕,户部贾国英数荐于朝,以布衣召为翰林国史院编修
官,与修《武宗实录》,调管领系官海船万户府照磨,兼提控案牍。延祐初,仁
宗以科目取士,载首应诏,遂登进士第,授承务郎、饶州路同知浮梁州事,迁儒
林郎、宁国路总管府推官以卒。
初,吴兴赵孟頫在翰林,得载所为文,极推重之。由是载之文名,隐然动京
师,凡所撰述,人多传诵之。其文章一以气为主,博而敏,直而不肆,自成一家
言。而于诗尤有法,尝语学者曰:“诗当取材于汉、魏,而音节则以唐为宗。”
自其诗出,一冼宋季之陋。
建康之上元有杨刚中,字志行,自幼厉志操,及为江东宪府照磨,风采凛凛,
有足称者。其为文,奇奥简涩,动法古人,而不屑为世俗平凡语。元明善极叹异
之。仕至翰林待制而卒。有《霜月集》行于世。
其甥李桓,字晋仲,同郡人,由乡贡进士,累迁江浙儒学副提举。亦以文鸣
江东,纡余丰润,学者多传之。载与刚中同辈行,而桓则稍后云。

杨景行,字贤可,吉安太和州人。登延祐二年进士第,授赣州路会昌州判官。
会昌民素不知井饮,汲于河流,故多疾疠;不知陶瓦,以茅覆屋,故多火灾。景
行教民穿井以饮,陶瓦以代茅茨,民始免于疾疠火灾。豪民十人,号十虎,干政
害民,悉捕置之法。乃创学舍,礼师儒,劝民斥腴田以膳士,弦诵之声遂盛。调
永新州判官,奉郡府命,核民田租,除刬宿弊,奸欺不容,细民赖焉。改江西行
省照磨,转抚州路宜黄县尹,理白冤狱之不决者数十事。升抚州路总管府推官,
发擿奸伏,郡无冤狱。金溪县民陶甲,厚积而凶险,尝屡诬陷其县长吏罢去之,
由是官吏畏其人,不敢诘治,陶遂暴横于一郡。景行至,以法痛绳之,徙五百里
外。金溪豪僧云住,发人冢墓取财物,事觉,官吏受贿,缓其狱,景行急按之,
僧以贿动之,不听,乃赂当道者,以危语撼之,一不顾,卒治之如法。由是豪猾
屏迹,良民获安。转湖州路归安县尹,奉行省命,理荒田租,民无欺弊。景行所
历州县,皆有惠政;所去,民皆立石颂之。以翰林待制、朝列大夫致仕,年七十
四卒。
杨朴,字文素,河南人。早以文学得推择为吏,任至滁州全椒县尹。滁界庐
江,庐江陷于寇,滁人震动。行省参政也先总兵于滁,不理军事,唯纵饮,至暮,
城门不钥,寇入纵火,犹张烛挥杯,急逾城出走。朴度必死,乃尽杀其妻女,朝
服坐堂上。盗欲降之,朴指妻女示曰:“我已戕我属,政欲死官守耳,尚何云云!”
乃连唾之。贼絷朴,倒悬树上,而割其肉至尽,犹大骂弗绝。
杨乘,字文载,滨州渤海人。至正初,为介休县尹,民饥散为盗,乘立法招
之,使自新,皆弃兵顿首,愿为良民。其后累官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坐海寇
掠漕粮舟免官,寓居松江。张士诚入平江,其徒郭良弼、董绶言乘于士诚,士诚
遣张经招乘,乘曰:“良弼、绶皆名臣,今已失节,顾欲引我,以济其恶邪!”
且让经平日读书云何,经俯首不能对。乘日与客痛饮,竟日不言。客问:“盍行
乎?”乘曰:“乘以一小吏致身显官,有死而已,尚何行之有!”经促其行愈急,
乘乃整衣冠,自经死,年六十四。



分享按钮>>杨姓名人(32)续资治通鉴----宋纪
>> 华夏二字的含义,你知道吗?